第173章 葫芦里卖的什么药(1 / 2)

第173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对于大多数的老百姓来说,在他们的概念里,当官应该是最简单的事情,只需要发号施令就可以了。

可是他们并不知道,每一个下达的命令,都要经过权衡权衡再权衡,因为一件很小的事情,对于老百姓来说,就是大事。

任何一个政策,都是从理论上提出来,然后再放到实践中去检验,而这些官员,最担心也是最害怕的就是这些政策不起作用或者说起反作用,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那就意味着,这个官员的政治生命就要结束了。

在老百姓的概念中,只要会溜须拍马,肯定是有晋升的机会的。

其实不然。

官场中比溜须拍马更重要的是学会站队。

没有一个人是独立存在的,在官场中亦然,只有正确地借势,正确的站队,才能保证官运亨通,一路无往不利。

这是夏季当官多年,走到市委书记的地位上,才总结出来的结果。

他虽然心里是认为纪少龙是被诬陷的,或者说他本来就是被冤枉的,但是他是夏家的人,也是夏家让他有了今天的地位,所以,他不能走错路,一旦走错了,他的政治生命,也就终结了。

在同情这件事上,永远也比不上自己的利益重要。

夏季走了之后,夏之语并不放心,他感觉到夏季对纪少龙,似乎是有着恻隐之心,为了安全起见,他又拿起了电话,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此时,一场很重要的会议,在平戎县县委召开。

这一次,十一名常委到了十名,县长的位置是空的,也没有人敢占了这个位置了。

侯青山坐在首座,蹙着眉头,扫视了一眼下面的所有人,问道:“说说吧,关于这件事是什么看法,每天都有大量的记者前来采访,现在在网络上,有人认为菖溪河水库的抢险工作,就是纪少龙同志自导自演的一场闹剧,事态还在恶化,我们不能什么都不做。”

之所以召开这次会议,就是因为侯青山现在说的一段话。

之前有报道说过,菖溪河决堤,还有菖溪水库决堤是人为爆破的,可是因为一直没有找到嫌疑人,这件事发生之后,便有好事的人在网络上散播谣言,说这件事就是纪少龙自己搞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打造人设。

为此,县委宣传部先后接待了无数批来自全国各地的媒体。

毕竟当时纪少龙救人的事情是闹得人尽皆知,现在还没多久,人设就崩塌了,有些不良媒体故意宣传,说这件事的背后,也有平戎县委的身影在里面。

给县委的形象,带来了极其糟糕的影响。

大多数人都低着头不说话。

侯青山刚刚问完,江六安就说道:“我觉得,县委此时应该跟纪少龙撇清关系,不然的话,照着现在的形势发展下去,整个平戎县良好的投资形象,还有现在欣欣向荣的状态,就毁于一旦了,没必要所有人跟着他一起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