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1 / 2)

阮翎月绝望的闭了闭眼,这是什么修罗场啊。

见周清哲来了,周安安收敛了一点,同时又觉得有人给她撑腰,也更加的放肆:“表哥,你管管阮翎月,她现在都不要脸成什么样了。”

周清哲没有温度的目光扫向阮翎月。

季淮见却在他看过来的那一瞬,挡在阮翎月面前。

周清哲冷笑了声:“季公子这是做什么。”

季淮见一时被他问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到现在都还没从阮翎月已经嫁人,而且嫁的还是周清哲中回过神来。

阮翎月伸手,慢慢把挡在前面的季淮见推到一边,干笑了两声解释道:“没什么,就是以前的朋友,见面打个招呼而已。几位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阮翎月刚走了几步,就被人扼住手腕。

她反应迅速,当即干呕了下。

那只手又瞬间收了回去。

阮翎月这次逃的前所未有的快。

车里,裴杉杉正在闭上眼睛听音乐,见车门突然被打开:“这么快就好了?我还以为你们要多聊会儿呢。”

阮翎月疲惫道:“别提了,周安安和他认识,周清哲也来了,幸好我跑得快,不然今天这条命就交代在那里了。”

裴杉杉皱眉道:“周安安?就是那个……”

她话说到一半没说下去,但阮翎月明白她的意思,轻轻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