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1 / 2)

“恶心”两个字让她彻底清醒过来,她平静着声音:“你误会了,我和季淮见什么关系也没有。”

周清哲明显不信,抬手捏着她的下巴,黑眸微眯,嗓音微寒:“那你吃叶酸做什么,不是为了备孕?”

“……”

阮翎月总算是明白了,他看见她吃叶酸为什么会是这种反应了。

她几次都想要反驳他,谁规定只有备孕才可以吃叶酸,但他这样认为也挺好的,至少不会怀疑她是怀了孩子。

见他不说话,周清哲捏着她下巴的手加重了力道:“你和季淮见发展到哪一步了,或者我应该问,你们做过几次了?”

阮翎月感觉前所未有的羞辱感,她又愤又恼:“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到处发情呢,我和季淮见清清白白。不对……托你的福,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和他早就在一起了,说不定孩子都能满地跑了!”

周清哲讥讽道:“你果然还是想着他。”

“我不想着他难道想着你吗,周总你别忘了,我们已经离婚了,我就算真的打算和季淮见做点什么,你也管不着,我……唔!”

周清哲低头狠狠封住了她的唇,将她剩下的话全部堵了回去。

阮翎月抬手就想要推开他,却被他摁在了墙壁上。

周清哲捏着她下巴的手微微用力,迫使她张嘴,舌尖轻松撬开她的唇瓣。

阮翎月瞬间眼睛都红了,这狗男人婚内欺负她就算了,离婚了还这么不要脸,她真是受够了!

阮翎月拼命挣扎着,没一会儿铁锈味就在两人唇齿间蔓延开来。

周清哲唇缓缓离开她的,手却依旧控制着她,嗓音暗哑的几分:“没把你伺候舒服吗,这么大的劲儿咬我。”

阮翎月控制住自己发抖的身体,冷声开口:“如果周总是因为禁欲太久,导致精力太旺盛,才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那我觉得你应该去找个人发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