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1 / 2)

周清哲继续:“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之所以去医院,只是为了确认受伤的到底是阮翎月还是我,对么?”

林知意很快便恢复了镇定:“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确实是因为受伤才去的医院检查,只是我觉得我没有必要告诉你这么隐私的事。”

“你有没有受伤,找医生问了就能知道。”

林知意脸色难看了几分:“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是一个犯人在接受你的审问。清哲,我……”

周清哲打断她:“你自己都做了什么,应该比我清楚的多。”

林知意失笑,随即看向他身旁的人:“阮小姐,你平时就是在清哲面前,这么说我的吗?”

阮翎月忽然被cue,笑了笑才道:“林小姐反应真快。”

直接从一个话题,跳到了另一个话题。

林知意道:“我要是反应不快点,难道就要这样被你污蔑吗。阮小姐,我曾经是真的想要和你做朋友,你也说过,你会离清哲远远,这辈子都不再想和他有什么关系,可是现在呢?”

“林小姐到底是真的想和我做朋友,还是抱着什么目的接近我,这个只有你自己才知道。”

“阮小姐这话说的有趣,我为什么要抱着目的接近你?那时候你只不过是一个被人厌恶的前妻罢了,我能从你身上得到什么?”

“那林小姐现在的所作所为,是因为被悔婚从而产生的报复吗?如果这样说的话,你还不如我一个被厌恶的前妻,至少我光明正大,敢作敢当,林小姐呢?”

既然林知意随时都喜欢拿她是周清哲前妻这件事故意来膈应她,那说就说呗,她又不是没长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