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锦书当晚,将宋辞送到医院。

医生对他进行了抢救。

还好,问题不算特别严重。

没有生命危险。

两个小时后,宋辞醒来,睁开眼望着白色的天花板愣住。

宋锦书见他醒了,问:“宋辞,你现在怎么样?”

宋辞不敢置信的看着宋锦书:“我......我,是在做梦吗?”

“你没有做梦,这是医院......”

宋辞脸色惨白,可看宋锦书的眼神却异常明亮:“是......是你救了我......”

宋锦书略思考了一下,说:“算是意外救了你吧,你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不算严重,别担心。”

她故意说只是一些皮外伤,就是想告诉宋辞。

他没有被侵犯。

“谢谢......谢谢你......”

“你今天去夜店是有什么事吗?”

“我是来找他讨薪的,我在他那的工作是按天结,可他欠了我16天,白天找不到他,只能晚上去,我没想到,他非但不给,反而......”

宋辞低下头,两手攥紧。

他牙齿紧咬,脖子上蹦起的青筋,无声说着他的愤怒。

宋锦书心中叹息一声,安慰道:“他一定会受到惩罚的。”

“谢谢你......”

宋辞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真诚的微笑。

经过这件事,宋锦书对他,再没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