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4章故人(一)(1 / 2)

北雄 河边草 5808 字 7个月前

不觉间,天色已晚。

看何稠开始有点支撑不住的意思,李破知道该告辞了。

只是还没等他开口,厅堂之外有人大步而来,瞧那虎背熊腰的样子,李破都不用猜就知道是罗三那厮。

这次出来他没带罗士信,此时罗士信寻了过来,李破心里一抽,那不定就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了。

罗士信匆匆的行了进来,只一躬身,见厅堂之中只有李破与何稠两人,便不隐瞒,压住他那大嗓门。

“尉迟恭,张伦等急报,屈突通降了。”

只这短短一句话,李破和何稠都是大喜过望,等这个消息可有些天了。

何稠晃悠着身子站起来,立即便是躬身一礼,“恭喜大王,屈突通一降,关西在手矣。”

何止是关西……李破笑了起来,“早在料中,只是不知何时而已……还有啊,何公莫要声张,这捷报吾有大用。

天色已然不早,这就告辞了,您老好生歇息,那么多的事情可少不了您老坐镇。”

…………………………………………

从何府出来,李破抬头看了看天色,太晚了,好像去哪也不太合适,只是心情大好之下,总觉着就这么回去颇为无趣。

“哥哥还要去哪?俺陪你过去。”

罗士信可不管晚不晚的,看李破在哪犹犹豫豫,立即开始鼓动。

李破好笑的瞅了瞅他,这么多年过去了?身边也只有这厮好像没怎么变,还能干干脆脆的唤他一声哥哥。

其他人即使当年亲近如元朗,也有了君臣的分际?不再敢随便出现在他面前了。

当然了?千万不要误会?他本人是很享受这种权力感的,不然的话,你以为一个总和旁人称兄道弟的人能走到今日之地步?

罗士信那是没心没肺?所以李破不会跟他计较?换个旁人试试,定要让你晓得哥哥两个字有千金之重,压不死你。

想了想?倒不着急回去?捷报传过来?确实是重要的不得了的好消息?可之前也早已商量完毕?一旦屈突通那边的捷报传回来?就要压上一阵。

既然没什么非得要他回去处置的事情,那就还能逍遥一下。

长安晚间的娱乐活动肯定比晋阳多,他确实也想去见识一下长安的青楼楚馆和晋阳有什么不同,苏亶那厮好像已经去过好几次了,这个混账东西?真是该死。

当然这也只是他想想而已?身边这么多人?肯定有李碧那婆娘的耳目?如今那婆娘在管理后宫,那里莺莺燕燕的,很多人家世还都不简单?够那婆娘喝上一壶的了,心情肯定不好,咱就别给人家添堵了不是。

不过心情好,脑袋瓜就灵光,只一转念便道:“日前徐世绩报说程知节已被带回来了,要不咱们去见见这位马邑旧友?”

罗士信咧开大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笑得分外不怀好意,“那贼厮竟然还活着,俺都替他脸红,也不知投了多少人,比个青楼里的娘儿都不如的东西,也配见哥哥?

不如俺去一刀宰了他,免得这厮到处去说与哥哥如何如何,坏了哥哥的名声。”

李破笑笑,虽然罗三咋咋呼呼看上去很吓人,其实早不如当年回到云内时那么怨气冲天的样子了。

罗三和程知节都是山东人,一道去的马邑,交情深厚,后来还一道回了山东,和连体婴儿似的,谁能想到多年之后,两人竟成了仇敌?

当时罗士信回山东投了张须陀,程知节则干起了劫道的买卖,后来程知节又投到了翟让,李密的瓦岗军中。

等到张须陀成为河南讨捕大使,追的瓦岗英雄们满地乱跑,两边的仇便已经结下了。

一直到张须陀战死,罗士信率人力战走脱去了河北,转道至云内,见到李破说起程知节来,那叫一个咬牙切齿,恨不能生食其肉的模样。

可如今事情过去多年,那点在乱世当中结下的“小仇怨”其实不值一提,罗士信这里也不过是装装样子,表示俺跟程知节不是一伙了,也很瞧不起他。

李破也很瞧不起程大胡子,可他心情正佳,既然想起了就去见一见,以免自己心情不好的时候想起那个大胡子,顺手把他给宰了……怎么说也相识一场不是?

李破哈的笑了一声,翻身上马道:“走吧,咱们就去见见程大胡子,希望他莫要像当年一样,笑的那么难听。”

罗士信上马紧随其后,“那厮若还能笑得出来?俺一定拔了他的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