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2章辞行(1 / 2)

北雄 河边草 3300 字 7个月前

平阳公主府门前一如往常,门庭整洁,人烟稀少,只是府门上的牌匾处空了下来,谁也不晓得什么时候才能换个新的挂上去。

李武带着侍从在门前晃悠了一下,心中也是暗自叹息不已,国破家亡,余人的日子是真不好过。

别看李武年纪还轻,可却着实经历了一些天翻地覆的大事,便是他自己也是在其中沉浮不定。

之前还在满城躲避,生恐被人捉住,不几日却已身居高位,众人称颂,恍如做梦一般。

而他与叔父托庇于平阳公主府多年,对这里不可能一点感情都没有,尤其是平阳公主李秀宁待他们很是不错……

三原李氏并非忘恩负义之辈,即便陇西李氏才刚倒霉,很多人避之唯恐不及,可他与叔父却不能远离……

前些时叔父出京的时候还曾来拜会公主,走时也嘱咐他仔细看顾一下这里,莫要让人上门来生事。

想到这里李武也是苦笑,谁还敢到这里生事?活的不耐烦了吗?

前些时还听说至尊来了这里,晚上来的……公主府真的需要别人庇护吗?不见得啊……

嗯,也就是李氏亲族还能上门来闹腾一下,主要是求公主庇护的,这是人家的家务事,他李武也不再是府中司马了,还能拦着不成?

跟在李武身边的韦待价好奇的瞅着这座没有名字的府邸,猜测着这里面住没住人,或者主人出了什么事情,李总管上任之前为何又要来这里?

李武去了韦节府上请教了几次,身边就多了一个韦氏少年,同样也是韦节最为看好的后辈。

据说半年前皇帝率军驻于万年,韦氏族人多被围于长安城中,也正是韦待价身在城外,深夜前去拜见皇帝。

谈了什么旁人都不晓得,可事后皇帝对少年颇有赞赏却是真的,有这样的胆略,又是这样一个年纪,其实跟在李武身边算是屈才了。

可韦氏看的从来不是眼前,他们瞧的是长远,李武将拜梁州总管,可谓是身兼重任,韦节与其有半师之谊,深知李武性情才干。

能把韦氏佳儿送到他身边,说明对其非常看好,顺便说一句,之前李靖出京的时候,韦节就想让韦待价跟在其身边出去历练一番。

可惜为侄儿所阻,韦挺不太看好李靖,毕竟这人年纪老大,为官资历也就平平,如今还是去阵前谋取功名,不是被人供起来,就是有很大的危险。

韦待价年纪还小,能不能禁受得住蜀中的风寒吹袭?所以没有成事,令韦节颇为遗憾,他是李靖的知己,对李靖的才能比李靖自己还要信任。

对于侄儿的短视非常恼火,于是韦挺再在叔父门下走动,韦节对他就冷淡了很多,此次再次提议让韦待价跟随李武出京去汉中,韦挺不敢再行拒绝,于是事情也就成了。

简单点说其实就是韦氏内部派系之间的潮涨潮落,影响到了韦氏下一代的前程选择,若还是李渊当政,韦节又如何能决定京兆韦氏最被看好的子弟到哪里去任职?

于是几天的工夫,韦待价便入幕于李武门下,李武自也不会亏待了他,兵部凋令一下来,便以其为总管府记室,算是提前收了个心腹在身边。

这还是因为韦待价年纪太小,不然以其家世便能取个总管府司马或者长史来先干着,或者录事参军以及各曹参军事这样的职位也能巴望一下。

………………………………

李武在公主府门前稍稍缅怀了一下,便去侧门扣门,才刚半年,守门人自然不会忘了李司马,所以并无多少耽搁,李武便直入府中。

李秀宁在前院正厅旁的暖阁招待的李武,一路上府中的仆从见到李武,多是惊讶之余立即退到一旁,像往常一样唤上一声,李司马。

之前李武也回来过几次,所以也不以为意,平阳公主府如今有若城中孤岛,外面的人瞅着挺神秘,谣言纷纷说什么的都有,可你只要进来走一遭就晓得,这里很安静,和以前好像并无不同。

当然李武怎么会不晓得,府中多了些妇孺,都是李渊死后托庇于公主门下的宫中贵人,新皇大度没有追究,可公主还是不敢将人送出府去。

所以现在这座府邸当中的人丁比以前可着实多了不少,府中内宅简直就成了女儿国一般,男人轻易涉足不了了。

他这位前公主府司马也只能在外院这边拜见公主,去不得内宅之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