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0章雅集(五)(1 / 2)

北雄 河边草 2280 字 4个月前

一次开放性的文人聚会。

来的都是年轻人,李破在这里算老的了,也不怪阎立本说他年纪老大。

年轻人们很有朝气,才学上无法衡量,但挂满墙壁的作品可以说明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在才情上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他们中大部分人都有官职在身,前途如何还要看各人际遇。

尤其是才干和学识是两码事,很有些人才情很高,但在才干上却表现的一塌糊涂。

当然了,就当世来说,两者界限不如后来明显,有学识的人往往在仕途上会比别人顺利许多,毕竟读书人本来就少,有才学傍身,很容易便会得到赏识。

年轻人们的来历各种各样,但大多都是长安世族中人,他们的表现也很符合预期,不管谁当皇帝,他们都能在其治下找到自己的位置,这是当世贵族的特性决定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而且正因为他们还年轻,仕途上都处于初始阶段,像阎氏兄弟年纪轻轻,就已在官场混迹多年的并不多。

秦王府出来的人们,本来都有着大好前程,等到李世民登基时,他们的仕途都会有一个大的飞跃,可惜的是,被李破这厮给凭空斩断,再想那么顺利基本上是不太可能了。

毕竟李破身边已聚拢了大批的人才,后来人想要跻身进来,需要费很多工夫,没了从龙之功,许多人也许一辈子也无法走到皇帝面前。

此次出游,让李破真切的感受了一下文人们交往的氛围,气氛宽松而又舒缓,并没有什么唇枪舌剑,也没有谁争强好胜挑起事端。

一种很难具体形容的心境,隐隐透着墨香,让人心情愉悦而又平和,也许这就是当世文人们所追求的高雅境界吧?

和书中那种针锋相对,往来讥刺,争竞,解决私怨的场面完全不同,年轻人们看上去温文守礼,大度宽容,身上的贵族气息也被书香所掩盖。

就是结尾处有些不太圆满。

武元爽粘在了李破身边,代替了赵博士的位置,殷勤的替他解说这个,品评那个,偏偏才识不足,错漏百出,很是惹人心烦。

在堂内转了一圈,书院教授李守素,也就是此次雅集名义上的召集人带着几个人从楼上行了下来。

里面一个光头特别显眼,上官仪不知什么时候混到楼上去了,一边下楼,年轻的文僧一边正在跟颜勤礼低声说着话。

新任的书院教授杨思讷中午时才赶过来,他自作主张把姑母的一双女儿带了回家,让父亲数说了两句,正担着心事。

阎立德兄弟也在其间,一边走一边斗嘴。

这些人就是此次文会中的精华了,有前隋右翊卫大将军于仲文的孙儿,前隋吏部尚书姚察家的子弟等等,家世都很显赫。

他们一出现,立即成为了堂中众人的焦点,看着他们从楼梯上珊珊而下,跟在李破身边的武元爽顿时羡慕的眼睛泛蓝。

“若有哪天也得这般……不虚此生矣,大兄与他们相熟否,若都不认得,俺可居中引荐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