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3章何氏(1 / 2)

北雄 河边草 2230 字 2个月前

长安何府后宅。

何稠披衣而坐,精神头不是很好,入夏的时候小病一场,陆陆续续的一直到现在,差不多两个月了也没好利落。

年纪大了就是这样,可家里人都被弄的很紧张,宫中的御医,长安的名医请了一又一个,汤药喝的何稠都快吐了。

近日好转,何府上下都松了口气,只是何稠年老体衰,经了这么一番折腾,精力已是大为不济。

不过老头从不闲着,而且好奇心还是那么旺盛,这也许就是他比旁人活的长的原因吧?

现在他就捧着一个简装的书册看的聚精会神,说明眼神还成,思虑也很清晰,时不时的还要拿起笔来在纸张上面写写画画,几个婢仆伺候在侧,只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也不来打扰。

不知过了多久,何稠才揉了揉眼睛,掩卷沉思,突然便道:“来人,给我更衣,我要入宫见驾。”

没错,这几天他都在研看李破令人送过来的小册子,内容对于他来说不值一提,就是数字以及那些符号的精巧简便让他看了之后立即爱不释手。

其实从春秋战国一直到前隋,在这一千多年当中,术数之学已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如今国子监和长安书院中教授的九章算术从最为基本的四则运算,到解方程式,再到平面几何,都有所涉及,甚至是勾股定理都已弄的很明白。

而且称之为术数之学,在应用上已做到了一定范围的推广,只是很多人不务正业,用它们去算命了,弄的有点不伦不类。

后来的那些士大夫就更过分,因为不愿锱铢必较,于是渐渐把术数之学归在了下乘之学的范畴,只专注于四书五经,之外的那些都成了课外读物,感兴趣就翻翻,不感兴趣也无碍于前程。

当世术数却还是正学之一,各个门户之中教授子弟,九章算术等精不精通两说着,可却几乎都是必学的科目。

所以说,李破弄出来的小学读物在何稠眼中并无多少精彩之处,可取的地方只在于其表达的方式上面。

用精巧的数字和一些符号来代替纯文字的叙述,显然简练而又方便,一下便为何大匠打开了一扇崭新的大门。

在何稠看来,这些东西是如此的成熟,足以让他著作的何氏工物重新写过,厚度可以减半的那种。

因为九章算术对当世之人影响非常大,所以何稠的何氏工物也分九章,只是偏重于各种应用而已。

差不多也就是说,只有学过那些术数科目,才能看得懂何氏工物,更像是后来大学里的应用类科目。

而这样的著述想要成书,道路堪称艰难曲折,需要翻阅大量的典籍,因为前人的智慧可以拿来用,却不能说是自己发明的,那会让懂行的人耻笑,而非是赞叹于你的奇思妙想。

所以在晋阳的时候,因为没有人跟他商量,又无法查阅前人著述,光靠他自己进度非常缓慢。

一直等来到长安,不但有大量的书籍可供参阅,还有宇文儒童,窦师纶等和他志同道合之人一起参商,进度一下便快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