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章行宫(1 / 2)

北雄 河边草 5328 字 2017-11-15

晋阳仓如今由元朗掌管,上任也才没两天。

他身边的一文一武都弃他而去,裴旭跟随他叔父裴世清去上党了,徐世绩则因军功直接来到了李破身边。

元朗呢,也没闲下来,随即接替王庆主掌晋阳大仓,明显朝着粮草官儿的方向一路狂奔而去。

也许是经历了一番‘波’折,也许是离开了北边儿的环境,也许是蓝眼珠儿在年初的时候给他生了个儿子,不管怎么说,元朗反正也不再嚷嚷着要立什么军功,颇为高兴的来看押粮仓了。

因为他的两个狗‘腿’子都很不地道的跑了,元朗又从李破这里寻了几个人过去,一个是阿史那庆云。

这个颇为聪慧,却又有点“懒惰”的突厥少年贵族和元朗本是旧识,又都有点‘胸’无大志,于是很快就凑到了一起。

阿史那庆云的少年好友库车许是终于想开了,也许是觉着跟随这样一个家伙很不靠谱,于是主动请令去了罗士信部下。

元朗要的另外一个也是突厥人,叫阿史那吉赤,是阿史那吉乎的弟弟,和阿史那吉乎不一样,阿史那吉赤的母亲是奴隶,在部族中地位很低。

当阿史那吉乎渐渐得到重用,阿史那吉赤也沾了光儿,摆脱了奴隶的身份,人家的反应和旁人不一样,直接改了汉名,叫了李吉,很果断的就跟以前的那些亲族划清了关系。

也许是寻了两个突厥人过去让元朗觉着不合适,于是又从王庆那里要来了一个叫王淳的仓曹主事,这是晋阳王氏族人无疑。

有了这几位帮衬,元朗很快就重新搭起了架子,接手晋阳仓完全不是问题,当然,想要做出什么大事儿来也同样不容易。

说起来,晋阳仓储存的粮食也不算太多了,许多仓房都空了出来,倒是省了元朗不少力气。

李破来到的时候,元朗率人迎在了外面,见过李破之后,便又跟徐世绩,张进等人挤眉‘弄’眼儿的打起了招呼,看上去人缘很不错的样子。

李破不介意这个,只要元朗不胡‘乱’折腾,他能给予这个少年之‘交’的东西非常多,旁人看了只有羡慕的眼蓝的份儿。

可元朗要真有心成就什么大事业,他会给对方机会,但绝对不会太过照顾。

亲族是把双刃剑,要慎用之,李破早已清楚这个道理,那不但是以旁观者的身份得出的结论,而且还有亲身体会。

比如说他那个老丈人,他因李靖而得任恒安镇将之职,这个非常重要,没有李靖,他不会在云内扎下根基,可李靖去了晋阳一趟就把李渊得罪死了,连带着身在云内的他也不得不跟突厥人拼命厮杀。

如今又和李唐打的热火朝天,其实归根结底还是拜李靖所赐,不然的话,说不定他现在正跟着老丈人在蜀中为李唐效力呢。

随之,李破便在众人簇拥之下在仓房间转起了圈圈。

其实没什么好看的,重要的是一个姿态,下级官吏们就是这样,你不拿鞭子在后面赶着,他们‘抽’空就能躲在哪里歇歇‘腿’儿,顺便‘弄’点好处来享用一下……

李破手里的鞭子挥的很勤快,晋阳仓也巡视了有几次了,所以众人不敢偷懒儿,仓房修缮的很好,没什么坑啊‘洞’啊之类的东西。

李破又装模作样的令人打开几个仓房,‘弄’出些粟米来瞧了瞧,也就完了。

实际上,农事是他最不擅长的一个方面,这些年来握刀子的时间长了些,对于农桑之事也就没什么长进。

当然了,他也不是样样皆能的神仙,很多事情他都不是很熟悉,可他知道找熟悉的人来做熟悉的事情也就行了,刀子和鞭子却得随时握住,不能假手于人。

很是勉励了元朗几句,又‘操’心的问用不用自己给元朗家里的小崽子起个名字,元朗很婉转的告诉他,名字已经起好了,等起表字的时候再说吧啊。

李破很遗憾,本想先练练手,人家却没给他这个机会。

从仓房出来,李破瞅了瞅天‘色’,又到了饭点儿了,这个点儿去行宫是不是太鬼祟了,让别人知晓,岂非有居心叵测之嫌?

可转念一想,如今已全有晋地的他,顾忌那么多岂不太没意思?

“走,去行宫……”

徐世绩听了面上稍‘露’古怪之‘色’,这天‘色’去行宫?天下第一美人啊……莫不是……心里想着,却毫不犹豫的一挥手,让卫士们都跟上。

晋阳在城东,离着晋阳仓‘挺’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