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3章老牛(1 / 2)

北雄 河边草 5301 字 2017-11-15

来的人徐世绩不认得,可听口音就知道是个山东汉子,一身破烂,以泥土垢面,混在了凄凄惨惨的人群当中悄悄过了河。

被人带过来跟徐世绩说话的时候,这个长的像头牛一样山东汉子先是瞧了瞧对岸,又瞅了瞅左右,贼头贼脑的样子很像是一头想要耍心眼的牛,看着有几分可笑。

而这人人如其名,确实也姓牛……

“俺叫牛猛,跟将军见过几次的,您还记得俺吗?”

对来人的目的已经有所猜测的徐世绩温和的笑了,他自然认不出这个山东大汉是何许人也了,可却知道,这人估计不是瓦岗故人就是魏公旧部,不会有第三种可能的。

“倒是似曾相识,你是……嗯,对了,姓牛的好像只有一家,莫非是牛进达牛将军部下?”

牛秀,牛进达。

当年在李密麾下,姓牛的就他所知,只此一家,山东人氏,祖籍据说是关西,世代从军,家世上在李密部下当中算是比较显赫的。

那就不用说了,有这样出身的人不会是瓦岗匪,此人是张须陀旧部,随秦琼投靠了李密,后来一直在秦琼麾下效力。

他们这些人身上有着浓重的官兵印记,作战勇猛,进退有度,可却自成一体,跟徐世绩等人格格不入,也就是程知节那个厚脸皮还能仗着早年与秦琼的交情跟他们混在一处,左右逢源之下,程大胡子确实也比旁人过的逍遥自在几分。

徐世绩和牛进达见过几次,没什么交情可言,他和程知节不一样,和谁都能相处,却又绝对处不到那种“称兄道弟,义结生死”的地步。

这显然是他当初被迫上瓦岗从匪留下的毛病,也和他的家世脱不开干系,高不成低不就,跟谁相交都隔着一层似的。

当然了,能准确说出牛进达的名字,除了靠他还记得的河南英雄谱之外,是因为他知道牛进达率兵随王仁则到了对岸,于是他也便上了心。

未成想,牛进达比他还急,先就派了人过来,这是饿的真受不了了吗?记得这人跟秦琼关系可不一般呢……

徐世绩知道,乱纷纷的河南什么怪事都能发生,猜测都做不得准,人也到了,也没必要猜来猜去的跟自己过不去。

让他有点无奈,心情也不很好的是,那些渐渐不愿回想的经历又再次在他面前显现出了轮廓,和当年没什么两样,那叫一个乱啊。

而方才王仁则那厮还是玩笑般跟他探问,有没有不忠不义的家伙跑了过河,若是有的话,还望送归云云。

想想也是好笑,仗还没开打,许多人已是开始自谋生路了吗?嗯,放在河南军伍身上,倒也不算稀奇。

想到这些,徐世绩也不知自己心里滋味如何了,有些感慨,还有些庆幸,最多的恐怕就是鄙视了,一群的井底之蛙,哼哼……

可听了他的话,牛猛的脸上却好像瞬间长成了花,并随即开放,一副与有荣焉的样子,弄的徐世绩都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了。

“将军好记性,竟还记得俺,俺叫牛猛……”看来名字对他很重要,所以重要的事情要说两遍。

“俺家哥哥晓得徐将军来了,便派俺来跟徐将军说,想……让徐将军给引见一下汉王殿下。”

说完还不好意思的扭动着强壮的身躯,很不自在也很不好意思的样子……说实话,跟着张须陀从山东杀出来的家伙们身上都带着些鬼气。

这样的人笑起来的样子很“狰狞”,就像喝过血的老牛一样,看着就有点邪性,一点也瞧不出山东汉子的憨厚直爽来。

“走,随我入营说话吧。”

此时岸边有点乱,声音也分外嘈杂,来自洛阳的人们好像看到了曙光,一个个曾经尊贵无比的姓氏从他们嘴里冒了出来,却只是为了乞命而已。

这让这些姓氏落于尘埃,显得廉价无比,充满了穷途末路的味道。

如果可能的话,徐世绩肯定会掉上几滴属于鳄鱼的眼泪出来,可惜,没有旁观之人,做给谁看呢?

所以,他只是叫过心腹来,吩咐他们,“让他们都老实一些,仔细记下姓名来历,再送去营中安置,过后还要有人过来查验,莫要出了纰漏。”

一切安排妥当,才带着牛猛去了自己营帐,他要仔细盘问一番,才好向李破禀报。

这样的功劳几乎送到了他的嘴边,他自然是当仁不让的,他现在要弄清楚的就是前因后果。

可谓是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他娘的,程知节和秦琼竟然临阵叛逃,不知所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