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4章沈九(1 / 2)

北雄 河边草 5006 字 2017-11-15

张升,孟让,杨德方,刘庆和,郑虔相,郭举……

一个个名字出现在牛进达耳边,陆续调往大军前军,而和秦琼交好的吴黑闼,和程知节称兄道弟的郝孝德两人成为大军前驱。

都到了潼关关下了,前驱肯定是要头一个攻城的,而之前那些人,却都是李密旧将,聚集在单雄信,程知节,秦琼身边,抱团取暖。

这个时候,牛进达对秦琼两个人去向的猜测已经有了**分的把握,这两个狗娘养的肯定扔下大伙儿悄悄逃了……

他跟随秦琼的年头可不短了,从来可以说忠心不二,在张须陀部下的时候,他只认一个秦琼,张须陀的将令都可以不听。

随秦琼投李密,他没有二话,再投王世充,他还是率军跟从,毫不犹豫的为秦琼斩杀怀有二心的军中将领。

可临到了来,却被人弃之如敝履,人家偷偷走了,竟然连声招呼都跟他打,这俨然是将他们这些人都置于了绝地。

借刀杀人吗?

想及从山东一路走来,多少人就这么倒在了各种各样的背叛之下,这次终于轮到他牛进达了吗?想到这些,牛进达心中的愤恨可想而知。

十年的交情,轻飘飘就没了,套在脖子上的链子一下子断掉,牛进达表示很不适应,头一个想到的其实不是给自己和部下们找个活路出来,而是怎么找到那两个王八蛋,先弄死他们再说。

他可比王世充了解秦琼秦叔宝,那人从来是将恩义放在嘴边的,做事也从来讲究一个大义名声,审时度势的本领也不差。

杀翟让的时候,他率人冷眼旁观,后来伙同单雄信等人排挤房彦藻等李密心腹,李密亡后,又和程知节交往,排挤单雄信,同时又联手吴黑闼,杜才干等杀了邴元真,说是为魏公报仇。

在裴行俭等人大肆杀戮李密亲信的时候,他又站了出来,为这些人求情,并在裴仁基叛反之时,为王世充出了大力,斩杀裴仁基等叛逆。

辗转腾挪,翻云覆雨间,一个龙骧大将军就此诞生了,瓦岗余孽们对他赞上有加,群起依附,李密旧部们对他感恩戴德,可以为他出生入死。

王世充对他信重有加,皇城守卫都交在了他的手上,在洛阳城中,提起秦大将军来,便是那些门阀世族中人,都不得不竖起大拇指,赞上一声,此人仁义无双。

秦琼先后在来护儿,张须陀,裴仁基账下效力,又投李密,王世充,如今跑没了影子,应该不是去了晋地,就是去了关西,然却以忠义而闻名于河南……挺可笑的一件事不是吗?就说良臣择主,恐怕也不是这么一个择法吧?

其实,在乱世当中,转换门厅如此频繁,也是比较罕见的,就算有着身不由己的苦衷,可却能接连受到重用,这样的人有着杰出的才能是必然的,但却又怎么会是忠义之人?

当然,牛进达不会去管这些,想了一番过后,他只晓得,路好像只剩下了一条,对面就是晋地,李定安如今声势不小,带人前去投靠的话……会不会被人再送回来给王世充呢?

如果秦琼,程知节两个先一步渡河过去了,又该如何?

大局观这东西,牛进达并不具备,他不知道王世充能不能攻下潼关,也猜不出萧铣,李定安会不会来扯王世充的后腿,或者帮助他一举攻入关西。

念头乱纷纷的,根本没什么头绪,派了人过河,更像是走投无路的瞎猫想要碰上个死耗子的行为罢了。

树倒猢狲散,牛进达就是跑的还算比较快的那只猴子。

当然,他也感受到了王仁则对他的防备,而他其实并不算在意,别看他手下现在只有一千人马,却军中从伍长到营尉,都是他从山东带出来的老部下。

但要有个不对,能给他留出暴起一击的时间,王仁则那点人马在他看来,皆如土鸡瓦犬一般,不堪一击。

他现在其实就是在等,等牛猛给他带回来一个消息,不管好坏,他都是要离开这里的,大不了和单雄信一般,去山中落草,也好过被王世充当牛一般宰杀了。

可以说,王世充给他们这些人的印象太糟糕了,一旦到了危急关头,竟然没谁会想着王世充能网开一面,留给他们一条活路的因素。

于是局面愈加明显,众人离心之下,河南大军虽众,可败亡的阴影已经笼罩在这支大军的头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