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遇刺(求月票)(1 / 2)

北雄 河边草 5688 字 2016-04-13

太大意了,知道云内城中,并非善地,还这么大意,只能说他过于掉以轻心了,表面上的平静,也让他有所麻痹,不管怎么说,今晚好像注定不能善了。

不过他也足够幸运,辽东之战,给了他很多礼物。

辽东的山林和风雪,彻底的唤醒了他的战斗意识,这是一件非常珍贵的礼物,所以,他才能在毫无防备的深沉睡眠中惊醒过来。

他悄无声息的下了床,赤足走在地上,看了看两步之外,就能拿到的腰刀,放弃了这个打算。

因为月光正照在桌子上,而屋子也不大,没有长刀施展的余地。

他从怀里摸出了匕首,轻轻褪去外鞘,晃晃的行走在屋里的暗影当中,好像整个人都融入了进去。

他侧耳听着外面的响动,屋子旁边,围着的怕已经都是人了,七八个,**个,还是十个以上?

这都没多少区别,人很多,可能院子外面还有人在把守着。

这显然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围杀。

李破呼吸渐渐变得平缓,没有多少恐惧,这间屋子就是他的战场,进来的人,都会死在他手里,他坚信这一点。

屋门轻轻响了一声,有人已经挑开了门插,轻轻推门就钻了进来,进来的人个子很矮,但却灵活的像个猿猴,显然是个挖门盗户的高手。

本来,李破还想等等,但看见这个人,他毫不犹豫的贴了上去,在狭窄的屋子里,手脚灵活的人是最为可怕的敌人。

进来的人还没等看一看周围,一只大手就已经捂住了他的嘴巴,喉头凉了凉。鲜血猛的便喷了出来,随后他便进入了别人的怀抱,被用力拖进了暗影之中。

随后又跟进来一人,提着短刀。屋子里的响动,让他有些警觉,停住身子扭头四顾。

黑暗中的匕首,像毒蛇一般,一伸一缩。便在他颈侧开了一个闸口,鲜血不要命的从伤口中涌出来,这一下太快,他只觉得脖子上痛了痛,湿热的东西便洒满了肩头。

然后他才猛的捂住脖子,低沉的惨叫了一声,回身想走,但快速流出的鲜血,带走了他所有的力气,他一下栽倒在门口处抽搐了起来。

偷袭到此为止了。李破没去管他弄出来的动静,伸手便从这人手中接过了短刀,顺手扔掉了染满鲜血的匕首。

这人还没等栽倒在地,李破已经一闪身,冲出了屋子。

黑影在院子里晃动,两个家伙守在门边儿,他们的反应,有点慢,惨叫声好像还只是在他们大脑中盘旋,并没有让他们做出及时的判断。

这在生死一瞬的搏杀中。是非常致命的。

李破猛的挥刀,切入一人脖颈,直接将这人的人头斩了下来,黑暗中。鲜血的颜色发出妖异的光,喷泉一样向上喷起,很美。

反手又是一刀,劈在另外一人脸上,将他的脸从中削开,直到劈碎坚硬的头骨。

一声尖利的惨叫。终于在院子中响起。

连杀四人,李破毫不贪功,回身便有缩回了屋子里面。

直到他又贴壁站稳,院子里才响起弓弦震动的声音,屋子的门,被射的咄咄直响,愤怒而又低沉的咒骂声,在院子里也接二连三的响了起来。

箭矢刚刚停下,一个比较悍勇的家伙,直接便撞门冲了进来。

这样的人,一般死的都很快,等在门边的李破,一刀便插入了他的肋部,更是使劲的搅动了两下。

这个家伙长声惨叫,还待临死反扑,却被李破一脚蹬开,这人在地上翻滚了几圈,留下大量的鲜血,就只剩下倒气的份儿了。

“其他人闯门,两个进窗户,快快快。”

刺杀由此变成了强袭。

李破迅速的挪到窗户边儿上,门口处,人影连连晃动,不断的有人冲进来,窗户猛的碎裂,一人抱肩缩头撞了进来。

不过还没等他落地,李破已经一把抱住了他的腰身,凌空猛的将他甩向了门口,噼里啪啦一声响动,外加痛哼声,咒骂声,也不知这人砸倒了几个。

这个时候,窗口又有一人翻越而过,刀光一闪而过,李破立即觉得背后凉了凉,痛楚随即而来。

但这一刀,够快不够狠,而像李破这样的人,一旦受伤,和常人反应是完全不同的,他只会变得比方才更加狂暴凶狠。

几乎是中刀的同时,李破已经反身一刀回了过去。

那人在空中,还没等落地,就被李破一刀斩在腰肋之间,这一刀是如此之重,几乎将他整个人劈飞出去,沉重的一刀,不但斩断了他的肋骨,甚至于差点将他从侧面开膛破肚。

看也没看自己的战果,李破上前一步,按住窗栏,一跃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