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遇刺(求月票)(2 / 2)

北雄 河边草 5688 字 2016-04-13

丝毫不顾背部的疼痛,在地上滚了滚,便像豹子一样弹了起来。

“他在外面,他在外面。”

乱了,彻底的乱了,里面的人想回身出来,外面的人却在往进猛冲,七八条汉子,堵在门口,进退不能。

一次失败的不能再失败的刺杀行动。

两个弓箭手,守在院子里,院子外面应该还有人在。

这些业余刺客,遇到李破这样的专业选手,仗着人多,还是处于一定的优势之中。

不过,响动一大,时间就不会站在他们一边了。

八面楼里,除了黄友和陈三之外,还有恒安镇军兵呢,虽然李破确实大意了些,但身为恒安镇参军,也不会就带着两个人在云内县城转悠。

两个弓箭手的反应还是和他们同伴一样,太慢了,这明显是一些临时客串刺客的刀客而已,太不专业了。

一个人影在院子中慌张的拉开弓弦,还没等他射出箭矢,李破已经走了个之字形冲到了他的侧面,一刀撩了出去,这人一只手便飞离开了身体。

李破的身体猛的窜了窜,一支箭矢贴着他的身子,直接射入了断手的家伙的体内,扬着喷洒着鲜血的手臂,又挨了一箭的汉子,惨叫声凄厉的不似人声一般。

李破却毫无同情心的一把将他揪住,挡在自己身后,随即抛下短刀,飞快的捡起地上的弓箭和箭壶。

搭箭张弓,一箭射出,正中另外一人的胸口,那人仰天而倒,将一支箭矢直接射上了天空。

这一下,从近战直接变成了远程,那李破可就没什么客气的了。

以最快的速度,连连张弓,弓弦震动声响成了一个,箭矢入肉的声音,和惨叫声连绵响起,门口处到院子,立即倒下了一串的人,没人再能冲近李破身边了。

只剩下两位,直接被李破压制在了屋子里,不敢冒头了。

说着挺长,其实战斗从发生,到现在,也不过喝上几口水的功夫,院子里,屋子里,就已经成了屠宰场一般的地方。

这就是李破将战斗技能发挥到极致,造成的结果了,十几个人被他斩瓜切菜般弄死在了这里。

院门处脚步声响,人影晃动之间,李破立即调转了弓箭的方向,一个人刚踏入院门,便被李破一箭射死在门口处。

八面楼,终于开始骚动了起来,李破这个煞星,给八面楼带来的,只有杀戮,确实不太适合当商家的吉祥物。

人家生意刚好转了一些,他就用许多的鲜血,给人家装点了一下。

院门外的人急促的争吵了两句,直接撤了,走的时候,还没忘放了一把火,杀人放火,和李破的风格其实挺像的。

被堵在屋子里的人终于急了,又有一人挥舞着刀子,冲了出来,毫不意外的,被李破一箭射倒在地。

军兵终于姗姗来迟,他们的参军大人,已经血染重衣,再来的晚些,恐怕只能来收尸了。

这一晚,骚乱从八面楼开始迅速蔓延了开来。

等到恒安镇将李碧深夜被人叫醒,听闻李破遇刺重伤的消息,披头撒发的率军直入云内县城,整个云内县城,就都处于恒安镇军的兵锋之下了。

刺客擒住一人,恒安镇参军李破重伤昏迷。

县城中几位最好的大夫,都被人从床上揪了起来,送到了八面楼。

李碧差点疯了,四千余恒安镇军,被她连夜调来三千,陆续进入了县城,严守四门,那架势好像李破要有个三长两短,她就要血洗云内城,让城中上下都给李破陪葬一般。

实际上,这个时候,行刺的刺客除了被擒一人之外,其余要么被李破杀了,要么早跑了。

这些人有备而来,备有快马,事情不对,直接就骑马在南城城门处同伴的接应下,打开城门连夜出了云内县境。

八面楼新旧两位店主,又都倒霉的成了阶下囚,估计是李破一死,他们以及八面楼上上下下人等同时也就人头落地了,黄泉路上肯定不会太过寂寞才对。

好在,天明的时候,李破醒了过来,他这一刀挨的本来不算太重,但接连剧烈运动,撕开了伤口,伤上加伤,就重了很多,当然,没有伤及内脏,完全是失血性昏迷。

他一醒转,黄友和陈三两个首先就痛哭流涕,不是跟李破感情有多深,而是被吓的,瞅李将军那样子,好像要活吞了他们似的,太吓人了。

不光他们,里里外外的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