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古怪(1 / 2)

北雄 河边草 5755 字 2016-04-13

大业十年七月。?¤?

北征大军终于挪到了怀远镇,远眺着宽阔的辽水,隋军上下站在冰冷的秋雨当中,都是欲哭无泪,辽东马上就要进入冬天了,这还仗怎么打?

但隋帝杨广不管这些,一封封措辞严厉的诏令去到统兵的将军们手中,令他们领兵进击,渡过辽水,进围辽东城。

衣衫淡薄的隋军将士,来到江岸处,却怎么也不愿再往前挪上一步了。

于是,十几万隋军眼巴巴在河岸处瞅着对面的辽东土地停了下来,将军们也都有些慌了,兵变这样的字眼儿,开始频繁的在他们的脑海中出现。

于是,隋帝杨广身边,规劝的声音,渐渐坚定了起来,即便是皇帝大骂他们无能,怯懦,撤军的声音,还是一波接一波的回响在了皇帝的耳边。

皇帝的面子很重要,但将军们更在乎的是自己的身家性命。

在这样一个时节才来到怀远镇,那么此次出征,必定是要无功而返了。

一旦大军渡过辽水,那么这支大军是不是会像当初渡过大江的那支大军一样的结果呢?

这个时候,很多人其实都挺怀念杨玄感的,要是后面再出一个杨玄感,那么他们就能干脆的转身回去了。

不过结果差不多,杨玄感那样的家伙虽然没有再次出现,但已经被折腾的也是凄惨无比的高句丽人,适时的给皇帝送了台阶。

老戏吗,请降,新戏码,把逃到高句丽的前兵部侍郎斛斯政给送来了。

高句丽人的反复无常,其实已经举世闻名,他们和后来的李闯王其实挺像的,降而复叛,叛而复降,如此循环。其实已经没有一点信用可言了。

但和后来人也差不多,让你明知道结果,却总是不得不接受这种哭笑不得的现实。

让全军上下松了一口气的是,固执的已经近于疯狂的隋帝杨广好像还有点理智。?也许他早就意识到了失败的来临,只不过缺一个看得过去的理由。

于是,皇帝下诏大军凯旋,随征诸将有功,巴拉巴拉。

大军一仗未打。损失了不少人马,却不战而屈人之兵了。

大业十年十月,隋帝杨广重返东都洛阳,接下来,他用最为严酷的刑罚,处死了斛斯政,后来据说还蒸煮了斛斯政的尸体,令百官吃下去。

当然,这种传闻吧,很可能是造谣。但也不排除皇帝了疯,做出这么离谱的事情来。

反正,不管真假,杨玄感之乱到此算是结束了,只是慢慢扩散开来的影响,却根本无法平息。

也许是感到洛阳太冷清了一些,因为这里死的人太多了,也许是隋帝杨广感觉到了周围臣子们看向他的古怪的眼神儿,也许是各处叛乱的消息蜂拥而至,让他心烦意乱。

不管是什么原因吧。这位狠狠折腾了三年的帝王终于开始怀念起了长安。

于是,在洛阳没待多久,便起驾西去,回到了阔别数载的长安都城。

回到长安。他也没消停,又开始了他的创新之旅。

回到长安他就招关西各地健儿,把新设的左右雄武府扩充了起来,这两个在去年刚刚设立的军府,迅接管了宫廷禁卫的职责。

这个时候,其实也能看的出来。皇帝对各个卫府将军们的不信任,已经来到了顶峰。

他宁肯让这些没见过几次的陌生人,留在身边护卫自己的安危,也不愿让那些关西世阀出身的骁果骠骑们再近身护卫于他了。

可能是想向那些让他感到越来越危险的臣子们,宣示自己攻打辽东的战功,也许是想离开长安,反正,杨广随即派人出使高句丽,令高句丽王入隋觐见。№◎网?-

毫不意外的,高句丽人默默舔着自己的伤口,根本没搭理他。

于是,大业十年十二月间,隋帝杨广再议起兵,征伐辽东。

这次呢,臣子们表现的很平静,他们已经不愿意再跟着这位狂乱的皇帝玩耍了,随后也只是将一条条的困难,列给了无法理喻的皇帝。

意思很明白,只要您能解决了这些问题,那么,再次起兵征战辽东也没什么。

能解决吗?显然不能,都是大问题,天下疲敝,盗贼蜂起,和汉末乱世也差不多少了,谁能解决这样的问题?

皇帝愤怒的……嗯,偃旗息鼓了。

于是,也给大业十年来了个颇具玩笑意味的结尾。

而在这一年,榆林,马邑等边关守臣,皆都上奏报说,突厥人南下了。

马邑李靖的奏疏,更加明确一些,大业十年七月间,突厥汗账驻于定襄郡大利城,无数突厥部落随之南下,云中草原,已不复大隋所有。

这无疑是一种变相的入侵,不用远,只搁在几年前,这样的行为定然要遭到大隋猛烈的反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