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成名(三)(1 / 2)

北雄 河边草 5595 字 2016-04-13

大业十一年八月末,在雁门城下激战正酣的时候。?

恒安镇军参军李破,率领恒安镇四千骑兵,狂风一般扫过苍水两岸,将突厥人放羊在这里的牛羊马匹一扫而空。

6续收获的数万头牛羊,近两千匹战马,让恒安镇上下都是心满意足。

不过,离李破的期望值还是差了许多,这点东西,填补不了明年巨大的粮食缺口。

说实话,他没统计过云内城的粮食经过这个冬天,会剩下多少,明年的时候,光云内城上下,嗷嗷待哺的一张张嘴巴,想起来都特惊悚。

这点牛羊,估计还不够塞牙缝的呢。

其实,李破早就懊恼的现,大隋差不多是政军合一的政治体系,让他这个恒安镇参军,很可能在之后还要承担起治平地方的责任。

这年月,要想地方上安静一些,不用想太多,让大多数人吃饱饭就行了,听上去很简单的一件事情,但在大业十一年到十二年之间,却少有地方能够做到。

各处所谓的义军,这会儿也不会那么频繁的开仓放粮,只要放粮,就一定是征兵,你不跟着我造反,还想吃饭?做梦去吧。

用后来人的说法,那就是严重的摧毁了隋朝的统治根基。

那什么是根基呢,好吧,根基就是百姓,在被严重摧毁之列。

实际上,到了这个时候,不管李破愿不愿意,战略目标都已达成,他该率军返回云内了,不然的话,他将面对神武,马邑方向的突厥人的威胁。

突厥人不会对后方受袭无知无觉,这一战从歼灭云内城下的突厥大军开始,一直到现在,就算是结束了。再要胡乱行事,就是冒险。

神武已破,马邑情形也不会太好,对于恒安镇军来说。已是无机可乘。

其实,李破这个时候已经现了突厥人的一个软肋,他娘的,数十万人跟随始毕可汗南下,那么塞外一定空虚到了一定的程度。

这个时候。如果他带兵向北,一定会有令人惊喜的收获,说不准还能到定襄郡转上一圈,把突厥人的巢穴掏一掏。

不过,那毕竟只是一个想法,如果在九月的时候,带兵出塞,那纯粹的拿所有人的小命开玩笑。

他可不想来个围魏救赵,把自己搭进去不说,还救了那么一位不拿别人性命当回事的皇帝。

其实。和许多人一样,他这会儿很想听到皇帝驾崩的消息。

这位折腾了十几年的皇帝一旦死了,少了这个天天给人添堵的家伙,大家该怎么着怎么着,也就干脆多了。

大业十一年八月二十六,雪花飘零而下,李破率领四千隋军骑军赶着牛羊马匹,在呼啸的寒风中踏上了归程。

好在,回去的时候是顺风,没有来时那么冷了。

不过。李破还是被冻的不停抖。

每年的冬天,他都好像是在路上,不过这个时候,他已经没力气去吐槽什么了。已经走上恒安镇军的实际掌控者位置的他,需要成为大家的表率,再不能像之前一般,哪暖和钻哪儿,有什么就说什么了。

即便被冻死,他也得挺直了腰杆。做个不会倒下的死尸才成。

走了不到一天,他就觉,太慢了,牛羊和战马明显拖慢了他们的行军度。

这是十分危险的一件事情,云内马场和驿道连着,离神武可也不远……

想什么来什么,他估计肯定和乌鸦啊,猫头鹰啊之类的鸟类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

“报……”

派往神武方向的斥候回来了,带回了很不好的消息。

“禀报参军,敌军三千余骑,正从神武往云内马场进军。”

李破在寒风中感到了一阵阵的牙疼,果然是慢了,离云内马场,已经不足半日的路程,赶的快些,不会跟突厥人碰上。

当然,那得看突厥人给不给面子,人家要是狂奔而来,一定能将自己堵在马场西边。

而且,就算过了马场,去到云内城的途中,也会被人追上。

李破快的思索了一番。

三千多骑,并不算多,打一仗的话,并非没有胜算,只是损失一定会很大,而且,如今已经不到四千的隋军将士,随他来回奔波了几天,已经很累了,再要接敌,李破不知道,能回去云内城的人会剩下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