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相问(1 / 2)

北雄 河边草 5717 字 2016-04-13

这里气味已经不太好闻,侍卫们都皱起了眉头,李世民也捂着鼻子,他到是想进去瞧瞧,但这么脏的地方,他还真没进过。

很快,营门钻出个黑小子,手里还拎着个鞭子,在营门处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番众人,掉头走了。

不多会儿,又钻了出来,手里多了个热气腾腾的大碗,直接过来,端到李世民面前,又送上双竹筷。

李世民有些好笑,这恒安镇的人眼力都很不错嘛。

他也不客气,接过碗来瞧了瞧,嗯?这是什么?

黑小子说话了,“您来尝尝,味道很不错。”

侍卫们凑了过来,唐国公府的嫡子,在外间乱吃东西可不成,尤其是恒安镇这地方,总觉得透着点邪性。

“二郎,俺也有些饿了。”一个大汉说话了,毫不客气的从李世民手里把碗抢了过去,不过一看里面的东西,顿时有点后悔了。

“这等脏物,怎能入口?”这位还真就认得,前两年跟随唐国公李渊在西北和西北诸族没少打了交道,有些便是把牛羊的内脏洗涮一番,用沸水煮过下口。

到不是他们愿意吃这个,而是日子过的太苦,只能用这个来果腹,由此生病的,可是不少。

黑小子一听就不满意了,“咱们恒安镇都吃这个,怎么就脏了?”

大汉也没恼,只是扬了扬眉头,有些不信,恒安镇的军兵能吃这个?军心还要不要了?

李世民有些好奇,就问,“这是什么?”

黑小子有点不耐,若是平时,他才不愿搭理这些人呢,说不定有了机会。还能把人弄死了拖进恒安镇去。

但今天不同,他的耐心比较足,“这是宝汤,俺家主人说了。吃了这个能耳聪目明,力气也比别人大,味道也很好呢,您来尝尝,要是没胆子。也就算了。”

显然,他词句还有些贫乏,翻来覆去就那么两句,但激将法用的不错,看来是有所长进,不过他到了隋地也有些时日了,野性到也收敛了一些。

大汉有点恼了,很想先把这小子拎过来揍一顿先。

李世民却不耐烦的从他手里把碗又抢了回来,接过竹筷,闭着眼睛先尝了几口。

呀。味道还真……算不上多好,只能说比别的吃食独有一番味道吧。

实际上脏器这东西,和别的食物都不一样,带着一种特有的气味儿,很难闻,头一次吃的人都很不习惯,但这东西对许多人来说,却是越吃越香的食物,而且口感也很不错。

李世民和别的门阀子弟就是有点不一样,在这样一个气味难闻的地方。吃着一碗味道并不算好的东西,硬着全都咽了下去。

吃完了抹了抹嘴巴,回味一下,赞了一句。“这是何物?竟独有一番鲜美之处,不错不错。”

黑小子得意的斜了一眼他的侍卫们,“这是宝汤,主人说,用料是……羊肠,羊肺。羊肝,还饿吗?俺再给您端一碗来?”

嗯,这会儿李世民就和其他门阀子弟没什么不同了,涌起了强烈的呕吐**。

卫士们都不说话了,看府中二公子的笑话,是他们的保留节目,这是唐国公府中人等的共识,跟在大公子身边,能得重用,跟在二公子身边,颇为有趣儿。

嗯,跟在四公子身边……很是危险,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挨鞭子,那是个喜怒无常的人。

李世民再次抹了抹嘴巴,见黑小子不说话了,只是盯着他的腰刀看,立马明白了过来,这殷勤之意也是有代价的。

他也干脆,解下腰刀就扔了过去,“吃你一碗宝汤,这刀送你了。”

黑小子接住了,两眼放光的摩挲了那华美的刀鞘半天,一咬牙却又扔了回来,随手一指一匹战马马侧挂着的长枪,毫不客气的来了一句,“俺要那个。”

呀,你到敢开口,李世民乐了,顺手把刀又扔给黑小子道:“那东西千金不易,再说了,那是别人的东西,我可做不了主,我吃了你的宝汤,可不是别人吃了,你说是不是?”

黑小子不舍的看了半天,也许是被这道理打动了,也许是知道拿不到手,也只好撇着嘴将腰刀挂在了自己腰间,还嘟囔了一句,“越是尊贵的人,越是小气,主人果然没说错。”

李世民气的有点牙疼,说他小气的人可还是头一次见,一把百炼钢刀换来一句小气,这上哪儿说理去?

不过在恒安镇遇到的稀奇古怪的事情已经够多了,到也不在乎多上一件。

接下来他随口就问,“你家主人是谁啊?说的话还挺有趣儿。”

黑小子摆弄着刀,心里欢喜无限,这把刀看着不错,献给主人,主人一定喜欢。

“俺家主人姓李,是恒安镇参军,恒安镇里的人都是主人的勇士。”

原来是李定安的奴仆,主人有点奇怪,仆人也不差。

“恒安镇的兵卒真就吃这个……宝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