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复杂(2 / 2)

北雄 河边草 5644 字 2016-04-13

也就是说,他想的是手里握着五百兵,在马邑的朋友也多,扩军到两三千人,轻而易举,也不用怎么得罪李靖。

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军务交接的很顺利,李靖丝毫没有难为人的意思。

这是个不大不小的惊喜,但从军已经有几年了,他也知道,这个开头虽说不错,但还要看接下来的故事。

名正言顺的拥有了马邑兵权,但那并不代表什么,在鹰扬府中,一些校尉被架的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他见的多了。

战死在辽东的,大部分就都是这样的家伙,当初要不是他见机的快,第一次北征说不定都熬不过去。

要不怎么说他对李破恨之入骨呢,他觉着在李破手下那会儿,是他一辈子遭遇最为悲惨的一段时日,他就没吃过那么多的亏,而且好悬没把命搭上。

他这里进展的很快,对李靖也是恭敬有加,左右逢源的事情,在鹰扬府已经玩的很纯熟了。

这人确实也和之前不一样了,人这一生啊,经历是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经历的多了,开了眼界的人,做起事来也就大不相同。

刘武周这会就做的很有些章法,当初那个黑社会头子已经渐去渐远了。

当然,等他安稳下来,了结一些旧怨,召集一些旧友,那也是一定的。

而当王仁恭来到马邑上任,从晋阳带回了些粮食,搬进了马邑大仓,并接着这个声势,打算和刘武周一上一下,彻底掌握马邑军政大权的时候,赫然现,刘武周不怎么听话啊,刘武周那点小伎俩,根本瞒不过王仁恭这样的老臣。

也是王仁恭来的太过匆忙,不然的话,好好查查这位鹰扬校尉的来历,也不至于被人瞒哄到这种程度。

不过现在后悔也是晚了,举荐制害死人啊。

一下子,王仁恭就有点坐蜡了,恒安镇军好像一根刺一样,扎在那里不说,刘武周又玩起了阳奉阴违的把戏。

在晋阳反应激烈的李靖反到是不声不响,大有任你施为,我自岿然不动的样子,王仁恭那个郁闷也就不用提了。

助力变成了掣肘,预期中的对手,反而偃旗息鼓,和他之前预料的情形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刘武周稍稍站稳了脚跟,心情却也没那么舒畅。

马邑守军,只有一千多人,还都是老弱,招募府兵吧,兵曹那边告诉他,已经招募过几次了,再招的话,可能就要出乱子。

也就是说,他这个马邑郡尉手底下,也就差不多两千人。

因为王仁恭对他日渐不满,他受到的掣肘一点不比王仁恭少了,粮草可在太守手里面握着呢。

要是只王仁恭一个,新来乍到的,你再老辣,也斗不过这种掌握着一郡兵权的地头蛇,但上面还有个李靖呢。

王仁恭不话,李靖不开口,谁也就不敢擅自给刘武周拨粮。

小小的马邑官场,到了这个时候,复杂的跟三国演义似的,李渊要的效果是完全的达到了,但和他想象中的,却又是另外一番模样。

此时,恒安镇军孤悬在外,到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但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他们,想要从马邑得到粮草,也是绝无可能了。

不管是王仁恭,还是刘武周,都盯着马邑粮仓呢。

而到了这个时候,刘武周别说报复了,连云内他都没敢来,只是派人将封赏送到了恒安镇。

李破升官了,李碧成了恒安镇副将,其余,也就没什么了。

这种封赏,几乎和没有一样,晋阳那边的态度到此已经十分明确,你恒安镇自求多福吧。

边军将士,得到这样的待遇,也只能说,大隋气数真的是尽了。

有功不能赏,有过你也罚不了。

有的时候,军阀这东西,不是自己想要当军阀,而是世事逼着你必须当军阀。

于是,恒安镇这里几乎是直接自己升赏将士了,你朝廷不赏,我只能自己来,总不能让将士百忙一场,却什么都得不到,那还不如趁早散伙算了。

所以,在大业十二年中,恒安镇军自己的赏罚体系开始建立了起来,这也象征着,恒安镇军脱离了控制,既有属地,又有百姓,接着就是官员任免,将士赏罚,皆为自专。

这样一来,和各路义军,叛军什么的,也没多大的区别了。

整个云内,也就成了独立王国。(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