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齐集(1 / 2)

北雄 河边草 5738 字 2016-07-17

没错,这人就是孙思邈,一个和华佗扁鹊之类齐名的大夫。

可他与何稠不一样,他如今也就是三四十岁的年纪,头发乌黑,声音洪亮,看着特活蹦乱跳。

相比于他一百多岁的寿命而言,他才刚刚走过了人生的三分之一强。

如果说何稠日暮西山,早过了巅峰期的话,眼前这位就是*点中的太阳,正处在他人生中最黄金的年龄段中呢。

李破不知道斥候们捉唐军谍探,怎么就把这么一个鼎鼎大名的人给捉来了,这不是天上掉馅饼,开始掉黄金了吗?

眼前这人是不是后来人奉为药王的孙思邈呢?还是只和人家重名?

不用怎么验证,斥候报说,此人在南边儿山中行走,行迹颇为鬼祟,被发现之后在山林当中跑的还挺快,若非斥候们拦截及时,还真就被他给逃了。

追的一肚子火气的斥候,拿下来人之后那就不用说了,立马饱以老拳,若非如今太岳山左近唐军斥候绝迹,想捉到一个不那么容易,不然的话,孙大医生估计不是被人射上几箭,就是要被砍上几刀了。

捉住后,斥候审了一下,这位说是去晋阳访友的,还掏出书信路引给他们观瞧,倒霉的是斥候们根本不识字,享用这个糊弄过去,自然不成。

可以说,经过了两三天的辗转,孙思邈才被送到李破面前,拳脚开始真是没少吃了,可后来碰巧给军中士卒诊治了一下伤患,人家感激之下,又寻来一个识字的看了看他的书信和路引。

孙思邈这才被送到李破这里。

当然,现下孙思邈离名传天下也还早着呢,谁也不晓得他是谁才是正常情况。

书信李破瞧了瞧,是酒鬼王绩写给孙思邈的,殷殷切切想让孙思邈来晋阳相聚。

好吧,这个一直嘟囔着让李破还他药篓和工具的就是那个孙思邈,一点没差。

李破自是见猎心喜,这样的人才他可真不嫌多。

可孙思邈和何稠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其实没谈几句,李破就明白了这一点,此人志向恐怕和其他人不太一样。

这人根本没有做官之心,来来去去只想拯救世人之病痛苦难,而且人家正值游历天下,增广见闻的时候。

他既不会留下来当官儿,也不会在晋阳开馆授徒,至于著述嘛,他的经验和名声都不足以支撑他写出令人称道的医书出来。

好吧,这还只是个半成品,离着活神仙还差的远呢。

略略谈了一些时候,李破便只能颇为遗憾的暂时放弃了劝说,他隐约明白,怕是遇到了一个真正品行高洁的人了。

而且,两人是真的话不投机,一个带兵杀人的,和一个一心想救人的,能说到一块去那才叫见了鬼呢。

当然,大体上来说,孙思邈也并不是一个无欲无求的人,只是他所求的东西别说李破给不了,满天下去寻也没人能满足他。

人家求的是长生不老之术,济世人之苦以补自家道行。

差不多就是说,孙思邈是个道家中人,可因受到佛教兴起的影响,和道家主张的出世有了相悖,而是和和尚一样选择了入世救苦救难。

修的却非和尚们所说的来生,而是自家的圆满。

和接待何稠的热情相比,对待孙思邈李破就有些冷淡,这不但是因为孙思邈毫无留在晋阳的意思,也在于孙思邈这个大夫名声再是响亮,在李破心目中,他也不如何稠来的重要。

当然,这种冷淡也是相比较而言,之后除了派人护送孙思邈去晋阳外,还修书一封给王绩,让他劝说孙思邈留下来。

送走了孙思邈没两天,晋阳来报,雁门太守宇文歆回来了。

李破很快就在介休见到了风尘仆仆赶来的宇文歆。

作为李破的使节,此次宇文歆北上之行可以说是非常的顺利。

他在草原上呆了两个多月,参加了盛大的突厥盟会,眼见着那位义成长公主殿下登上突厥可汗的宝座,并得到众人的承认。

实际上,作为盟会颇为重要的一个环节,他率人献上了前东方汗阿史那埃利佛的亲族,这在突厥贵族当中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其实这也同样是义成公主稳固自己汗位的手段之一。

对于李破送来的礼物,义成公主表示了欣喜和赞赏,如此这般,宇文歆在大利城中受到的礼遇也就可想而知了。

结好突厥,走到这一步上,才算是圆满了起来。

宇文歆在大利城中交好突厥贵族,探听了一圈儿,给李破带回了一个不错的消息。

今年突厥人内乱可能已是不可能避免的事情了,一些部族根本没有派人前来参加盟会,就算来了的,也必定有人心存不服。

一个女人登上突厥汗位,按照突厥人自己的话说,这就好像天神跟阿史那的子孙们开了一个大玩笑。